试点项目:EFZ 自动化装配工成人教育

Blog_Diplom.jpg
莱丹见解

来自瑞士 Leister Technologies AG 的 Janine Kaufmann(39 岁)和 Alberto De Sousa(42 岁)参加了瑞士奥瓦尔登州第二届“自动化装配工 EFZ”成人教育的试点课程。阅读下文,了解他们在本次采访中所讲述的经历。

采访者:Silke Landtwing,瑞士莱丹企业传播经理

于周五晚上参加课程,不影响正常工作

与一般学徒制课程的不同之处在于,Janine 和 Alberto 在周五晚上参加课程学习。此外,Alberto 还于每周二通过 Skype 参加通识教育课程。两人接受的均为“业余培训”,丝毫不影响他们在莱丹的正常工作。这意味着他们在经济上没有任何损失(即工资没有减少)。

他们的坚持和努力也得到了回报,两人都顺利通过了最终测验。Alberto 甚至获得了“荣誉奖”,因为他的最终成绩高达 5.4 分。(在瑞士,成绩达到 5.3 或更高分数,才能获得这一殊荣)。阅读以下访谈内容,了解 Janine 和 Alberto 在学习期间的经历,以及他们是否会向其他人推荐这一学徒制课程。

Janine,你之前完成了 EFZ 花艺师的职业培训。什么原因让你决定再一次参加这一学徒制课程?

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考虑接受培训或再教育的事情,因为我非常喜欢在莱丹工作并希望继续在专业领域有所发展。唯一让我举棋不定的是,我该通过什么方式来接受培训,因为从经济层面来看,“常规”的学徒制课程对我来说太不现实。有一天,我的主管 Markus Rohrer 告诉我有这样一种 EFZ(EFZ 是瑞士联邦职业教育和培训文凭)自动化装配工培训课程,并给我提供了一些相关信息。深思熟虑之后,我意识到这是最适合我的学徒制课程。幸运的是,我无需因此而减少工作量,而且举办课程的 Obwalden 职业与再教育中心 (BWZ) 就在我家附近,这一切都非常令人满意。此外,我发现两年的培训期最适合我的需求。

Alberto,这是你首次完成 EFZ 培训课程吧。你当初是很快决定要参加这一业余培训的吗?

不,并没有那么简单。我和我的主管 Peter Christen 进行了初步交谈,他很希望我能参加。而这次谈话只是个开始。Peter 一直鼓励我参加,并给我提供了很多宝贵的建议。谈话结束后,我首先需要一些时间来思考一些事情。我的妻子也在上班,我们有两个学龄孩子。所以我会考虑,这对我来说是不是有太大压力。然后,我和全家人进行了讨论。我的家人们很快便一致决定,无论发生任何情况,我都不应该错过这个机会,而且他们会一直支持我。对于我的妻子 Carla 来说,这意味着,除了她的工作、家庭事务和许多其他责任之外,还要承担我作为父亲的部分角色。另外,我的哥哥和嫂子还会帮助照顾我们的父母。当我确信我能够获得足够的支持后,我才最终接受了这一提议。

问你们二位一个问题:自动化装配工的实际任务是什么? 莱丹的哪些工作需要你成为一名合格的自动化装配工?

Janine:在莱丹,我组装电子电路,使用焊接机或手工进行焊接,并对电路进行部分测试。此外,我还为自动焊机所需的组件和控件接线。电缆加工也是我的部分工作。另外,我每天还得例行完成各种测量和测试任务。

Alberto:总的来说,我的工作内容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我的观点发生了变化。我现在掌握了新的知识和技能,有助于我在莱丹更好地完成各项工作。在不必全盘重来的前提下,我会对原本的工艺流程提出质疑,并努力优化。我非常喜欢将我的知识分享给我的团队,以帮助每个人不断成长。

在这为期两年的培训中,你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Janine:我在学习期间确实遇到了几个挑战。首先,我早已从学校毕业,这么久之后又回到学校重拾学习。在家“自主学习”需要非常自律,还有 2020 年夏季的期中考试也让人非常紧张。在那之后不久,我不得不开始准备我的个人实践论文(简称 IPA)。我于 2021 年 2 月完成了 IPA,这是我培训期间面临的最大挑战。经过短暂的休息后,我又开始学习,以迎战于 2021 年 6 月举行的笔试。

Alberto:协调工作、家庭、学校和大量的学习内容,对我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谁在这方面支持你?

Janine:一直以来,我的男朋友和我的家人都非常支持我。我的主管 Markus Rohrer 也非常支持我,如果我不太理解学校布置的任务,我可以随时去问他。在 IPA 方面,我真的应该感谢 Andreas Molin。他是我的学科导师,给我提供了莫大的帮助。

Alberto:我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以我的主管 Peter Christen 为首,有一支优秀的团队为我提供支持,而 Peter Christen 从一开始就是我的导师。他在关键时期激励了我,并给了我所需的自信心。

我的主管 Andreas Molin 也帮了我很多。除此之外,他还和 Peter Christen 一起帮助我策划了我的 IPA,并一直给我提供建议,直到我最终完成论文。

我还得到了 Maxon Motor AG 职业培训负责人 Thomas Müller 以及他的队友 Bruno Rütter(机械加工)和 Hubert Ammann(布线/测试)给予的宝贵支持,在我进入 IPA 阶段之前,一直都与他们保持联系。

Alberto:你是一个有家庭的人,而且还得确保正常工作。是否很难平衡家庭、工作和学徒制课程之间的关系?

是的,非常难。我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我的妻子无条件地支持我,我现在对她更加心存感激。

Janine:您对这次业余培训有何看法?

对我来说,第一年的时间投入比第二年多很多。在学徒制课程的第一年,我平均每周花 6 到 8 个小时在学校学习。除此之外,还要花时间准备期中考试。

基本上,要抽出很多半天的时间进行准备,以迎战在 Sachseln 的 Maxon Motor AG 举行的考试。此外,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正常的工作时间得以缩短,这也为我的学习提供了便利。

有什么特别值得骄傲的方面吗?

Janine:我顺利完成了第三十二条 (Article 32) 的学徒培训。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学习这么多知识并通过各种考试,真的是一大挑战。

Alberto:我为自己的坚持不懈和以如此优异的成绩取得联邦职业教育和培训文凭 (EFZ) 而感到自豪。

你是否会向其他人推荐这种教育? 如果是,你会向谁推荐,为什么?

Janine:我会向愿意投入两年时间来促进其职业发展的任何人推荐这门有趣的培训课程。在课堂上,与其他学生展开讨论也会让自己获益匪浅。当然,课堂上会缺乏一些实践。

Alberto:我会向对电气工程和机电一体化感兴趣、在该领域工作或想进一步提升知识和技能的任何人推荐该培训。

如果有人感兴趣,那么在莱丹应该与谁联系?

Janine 和 Alberto:Erika Windlin,莱丹集团人力资源经理兼学徒培训主管。

你们还希望向其他哪些人表达感谢之情?

Janine:首先,我要感谢莱丹的每一位参与人员。我很感谢有这样一次接受再教育的机会,我并不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我应该心怀感激之情。同时,非常感谢我们的老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传授这么多专业知识,对他来说并非易事。还有很多人给予我各种帮助,我将铭记在心。我要感谢支持我的每一个人。

Alberto:我想感谢我之前提到的所有人对我的大力支持。我于 1995 年完成我的义务教育,而后莱丹录用了我。如今,我在这里已经走过了将近 26 个年头,我非常感谢莱丹给予我的这次机会。同时,我也感谢所有同事的帮助。

还要感谢您,Silke,非常感谢您在这此访谈中耐心等待我的回答。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笑声)。我希望没有漏掉任何人。如果我漏掉了任何要感谢的人,我在此说声“抱歉”。

非常感谢你们二位参与这次有趣的访谈,并向我们详细讲述两年学习期间令人兴奋的经历。我谨代表莱丹祝贺你们顺利完成本课程。

LT_Erika-Windlin_HR_01--5.JPG
您的联系人
Erika Windlin

Erika Windlin是Leister AG的人力资源团队负责人,负责工资支付和培训工作。